水泥仓除尘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泥仓除尘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朴树真香囧途笑翻网友是耿直帝没错了打脸的速度超乎想象兴义

发布时间:2020-10-18 19:16:35 阅读: 来源:水泥仓除尘器厂家

随着明星纪实真人秀节目《奇遇人生》最新一期播出,这期嘉宾朴树的名字迅速登上微博热搜。

而且,跟他之前几次上热搜的理由都是同一个:“不会说话”,或者说,“净说大实话”。

节目开始,主持人阿雅跟朴树在机场会合,热情地跟他说:很期待跟你一起去古巴。

朴树腼腆地摇头:我啊?我好后悔。

阿雅吃惊:为什么?!

朴树:我现在不想玩,就想呆在家里。

等到出了古巴机场,阿雅又努力引出新话题:我们马上可以看到古董车耶。

朴树:我对车没有兴趣,一点兴趣都没有。

此时的弹幕,是一片“(朴)师傅笑得好治愈”、“说话没有唱歌利索”、“像个小孩儿似的”……

去年,朴树在时隔14年之后再次推出新专辑《猎户星座》,流传最广的主打歌《清白之年》当中,有这样一句歌词——

人随风飘荡

天各自一方

在风尘中

遗忘的清白脸庞

在一片“风尘”之中,执拗地想要保持某种“清白”,像是朴树的某种夫子自道。

直到今天,当人们说起“出走半生,仍是少年”时,朴树仍是最常被列举的典型。

01

我这人就是特沉闷的

在这个其他男明星被粉丝们称作“波叔”“东哥”或者“某老师”的时代,朴树的头衔,却是我们父母那辈最常听到的:朴师傅。音乐圈另一位著名的“师傅”,就是狼师傅,歌手老狼。

但面对跟拍镜头,朴师傅实在没有身为一位“老师傅”的悠闲和自在,而是活生生的,把节目组所期待表现的明星“奇遇”,演绎成了朴师傅的个人国外“遭遇”。

朴师傅最大的特点,就是对所有“规定动作”——不管是节目组安排的,还是其他游客到古巴都会去观光的场合,一律表示“无趣”。

节目组特意安排他去探访古巴名流二代,朴师傅评价:“说一堆我不感兴趣的事”,“好无聊,啊”。

在去画廊的车上,阿雅问朴师傅:你喜欢看画吗?

朴师傅:收不到。

怎么叫收不到呢?

朴师傅于是解释:对那个色彩和线条都没感觉。

阿雅只能闭嘴。

穿过画廊,去看古巴当地音乐人表演。

朴师傅继续:他们的音乐体系是我进入不了的,我也想跟他们一起玩,但他们会的那些东西我不会。

后来更加直言不讳:你说我跟这哥儿们有什么好聊的,他说他的,我说我的,我之前说了那么多,全都是瞎扯淡。

被安排古巴最热门的运动——骑摩托车,朴师傅简直要蔫儿了:“我觉得挺无聊”,“我现在想回去睡觉”。

然后可能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又加了一句:“但我觉得太不礼貌”。

跟阿雅闲聊,朴师傅问:你不觉得这个城市很没有朝气吗?

师傅,你说的,可是以热情魔幻著称的哈瓦那啊!

阿雅只能苦笑:你极有可能是极少数对哈瓦那有这样子评论的人。

朴师傅的情绪可能也影响到了节目组,他又特别认真地要做解释:

我想说你们真是找错人了,我真不爱录这节目。你说让我舒服,我没法舒服,这都不是我爱干的事情……

你让我有故事性,我这个人真的没有故事性,我没有什么好表达的……

你知道对于我来说,我没法调整,因为我这个人就是特沉闷的。对我来说,让我自在,就是一个人呆着……

听到这里,估计节目组心都要凉了吧,但朴师傅话锋一转:

但是即使这样,我会认真地完成这个节目。

阿雅非常好,如果我能帮到阿雅,这是我特开心的事。

02

我不想听别人基于我过去做出的什么就来赞美我

从在机场会合开始,看得出来,阿雅一直都很配合朴师傅的情绪。在朴师傅表示对当地音乐人的介绍毫无兴趣时,阿雅表示理解,还为他解围:他是跟自己相处的(那种人)。

朴师傅也一直很努力,一个劲儿说“阿雅非常好”“阿雅非常照顾我”,而且,时不时地暖一下。

如果观众都能感受得到那种暖和真,相信阿雅更加能感受得到。

比如,出了哈瓦那机场,朴师傅看到矿泉水瓶子会忍不住捡起来,到处找垃圾箱。找不到,也要把垃圾堆到一起,方便收拾。

比如,在广场看到街头艺人表演,会大声叫阿雅来看,“去看那几个姑娘,那几个姑娘好看”,然后跟着音乐一起摇摆。

比如,看到当地人在河岸上钓鱼,就问阿雅“带钱了吗”,想把鱼买下来扔回水里去。

比如,问古巴音乐人平时录不录小样,被告知那个成本太贵了,一向以“很缺钱”著名的朴师傅居然说:我可以给你们一个电脑,你们可以录一些小样给我,我做好混音再给你。

最搞笑的是,前脚自己刚说过骑摩托车挺无聊的,选摩托车时还要问一嘴“哪辆是最慢的”,等到真的上了摩托车,骑行一顿时间后,朴师傅改了主意:咱们可以开快点……

随后还跟阿雅说:(骑摩托车)很酷,太酷了。

朴师傅的三百六十度大转弯,生动地演绎了什么叫做“真香定律”,“朴树真香”当晚就上了微博热搜。

(所谓真香定律,简单解释,就是你一直抗拒某种食品,等你真的试吃了,你的反应却是:真香!)

朴树对摩托车的态度从“无聊”到“太酷了”,被弹幕组宠爱地嘲笑:哈哈哈哈朴师傅自己打脸了。

朴师傅的打脸,还是因为他的真诚。

他面对节目组镜头说:来之前有点疲劳,但是我觉得来参加节目,我就进入这个角色,我尽可能地在不违背自己的情况下,比如说礼貌性地,我要去完成它。

还有他告诉阿雅:现在就觉得是岁数大了还是怎样,我好像觉得现在去哪都不重要,还是自己这儿(拿拳头触了下心脏位置)最重要。

45岁的中年男子朴师傅,经过了众目睽睽的一夜成名、不为人知的十年沉寂、以及万众期待的重新复出,最终决定不再跟真实的自己犯拧巴——

我已经发现我的很多行为是要取悦于人,从别人那里得到对我的肯定。这可能是我童年,我整整缺失的东西。我觉得我有点讨厌那样的我自己。

我不想听别人基于我过去做出的什么就来赞美我,把我放到那样一个地方,我有点接受不了那种不是我的东西。

如果我心里真的有一个混蛋的话,我想让那个混蛋出来,让别人和我自己都看见。

03

就是想今年赚点钱

既然那么不舒服不自在,当初怎么会答应来上节目的?

节目的最后一部分,朴师傅老老实实地回答了观众心中的疑问——

年初的时候情绪特别不好,就想找地儿散散心,好像是3月份的时候剧组来找我问要不要去古巴,古巴听上去够远,而且非常吸引我,(就答应了)。但8月份要录的时候就后悔了……

——最近有什么新作品吗?

没有新作品。今年一直在演出,就是想今年赚点钱,明年的事明年再说。

好吧,朴师傅又成功地给自己带上了“缺钱”的标签。

就在阿雅努力想要打开朴树话匣子的时候,最令人会心一笑的弹幕评论,应该就是这条:“朴树参加综艺节目,看来又没钱了。”

毕竟,在此之前,“朴树参加综艺”跟“朴树缺钱”一道,都已经成了经典段子。

2016年朴树上《跨界歌王》,跟王子文对唱《那些花儿》,这是朴树少有的出现在电视综艺节目当中。在此之前,从2004年到2014年出山为韩寒电影创作主题曲《平凡之路》,朴树整整沉寂了十年的时间。

主持人问他:你为啥会来上节目啊?听说你不是最讨厌上节目的吗?

朴树老老实实地回答:我来是因为老宋(宋柯)让我来的,他说子文这姑娘特好。然后说实话,我这一段真的需要钱。

“朴树真的很缺钱”,迅速成了媒体娱乐头条。

朴树太太吴晓敏后来接受晨报采访,说那段时间,自己走到哪里,都会被热情地追问“你家经济条件到底怎么样啊”,她感激这种热情,但要逐一解释,还真是挺困扰的。

2017年,朴树又上《跨界歌王》,这回是跟王珞丹对唱。主持人又问朴树:这一期来的理由是什么?

看主持人小心翼翼的样子,肯定是希望朴树能说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吧。毕竟,“缺钱说”都传了一年了。

朴树再次老老实实地回答:我觉得我得靠这个赚钱啊,我觉得人得吃饭吧。

主持人可能是想挽回一点场面,又问选歌的理由。

朴树继续:因为这是我经纪人选的,他想推广它。

04

我相信妻子的那种能力

除了“缺钱”,网友对朴树最多的评论之一,可能就是:做他的歌迷当然很幸福,但做他的朋友和妻子,一定很痛苦。

其实,事实还真不是网友想象的那样。

朴树最初答应上综艺节目是应“老宋”之请。老宋,即宋柯,朴树的老朋友,他的另一位老朋友高晓松也是《跨界歌王》的评委。

1996年,高晓松跟宋柯组建麦田音乐,签约的第一位歌手就是朴树。

高晓松曾在节目中回忆说,朴树拿着一把吉他走过来,说我给你们唱首歌吧。于是就唱了《那些花儿》,把宋柯给哭得不行。

到了下一次,朴树又来说我给你们唱首新歌吧。高晓松心说这回你不能再让我们哭成那副狗样了吧。

结果,朴树唱了《白桦林》,宋柯和高晓松再次泪淹金山。

2002年,高晓松自编自导电影《那时花开》,主题曲就是《那些花儿》。原本计划的男主角郑钧和老狼没法参演,于是换成了朴树和夏雨,女主角则是周迅。这部电影直接促成了朴树和周迅的一段情。

高晓松说自己在最落魄的时候,曾经问朴树借钱。朴树就回了俩字:账号。

过了一段时间,朴树自己也穷了,又发给高晓松俩字:还钱。

这才是老朋友,不矫情,没废话。

就在前不久,高晓松还发微博:回京三天,花了一整晚去朴树租住地陪他。

配的两张图片,正是《那时花开》的剧照。

在《奇遇人生》中,内向的朴师傅也向阿雅讲述自己与妻子吴晓敏的关系——

我媳妇原话就是,我把最好的能量放在唱片里了,把最烂的那一面留给她了。就是三年前,有一年春节,我媳妇跟我说,说咱分手吧,就别这么消耗了。我就哭了,我说会好的。我当时觉得是我也不喜欢我那个状态,我也不喜欢那么做唱片,我觉得太苦了。我觉得我不要过得那么苦,我一直在逃避做唱片,我不想进入那种特极端的状态。

但是到我去年真正开始录唱片,我发现当我进入那种极端的状态的时候,我发现我是享受的。我突然就觉得发现我没法面对我媳妇,我以为我可以给的东西,但是我给不了她,我给不了她一个完整的生活,那个时候我开始有点慌了。

但是她反馈给我的是,特别能够震撼我的那种,我是相信她有那种能力,我觉得这点上可能我是比较幸运。

朴树所相信的妻子的“那种能力”,吴晓敏确实曾经特别坦然地说过:是的,我有。

请……继续保持清白

前段时间有个热门话题,说中年人就连崩溃都是默默进行的,因为不敢、不能给别人看到伤口。

我们并没有胆量,也欠缺能力,像朴师傅那样,用整整十年的时间,寻找自己,释放内心的那个“混蛋”。

对于更多跟朴树同龄或者比他还年轻的成年人来说,我们做得最多的,恐怕还是竭尽全力地按捺住心里那些“混蛋”吧。

但我们知道,我们很清楚,我们自己的爱与愁,乐与怒。

于是朴师傅成了某种被投射的对象。我们害怕的,他敢。我们心虚的,他坦然以对。我们中年了,他还保持着少年之气。

我们当然需要一个这样可供遥望的人,痛苦的时候拿出来拜拜,日常该干嘛还是干嘛去。

所以,

祝福朴师傅,这条平凡之路上,请……继续保持清白。

机房通风地板

发电机价格

废水处理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