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仓除尘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泥仓除尘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欧盟与希腊应探寻最大理性公约数

发布时间:2021-01-21 15:00:07 阅读: 来源:水泥仓除尘器厂家

欧盟与希腊应探寻最大理性公约数

随着希腊左翼党Syriza在大选中获胜,其领导人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表示,希腊受制于国际债权人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他计划就希腊的援助计划展开谈判,并放弃此前与援助计划绑定的紧缩政策。德国隔空喊话称,债务延期可议,减记免谈。  对此,市场上弥漫着对希腊新政府可能会与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债权人走上对抗道路的担忧。现在,齐普拉斯面临的最大难题是在保持其竞选诺言(减计希腊债务)的同时避免希腊退欧的风险。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的专家表示,对双方而言,不言退和不彻底推翻前约是双方的理性公约数,剩下的则是如何在此基础上博弈和妥协。

紧缩、妥协还是脱欧  自2010年5月起,希腊政府获得“三驾马车”(欧盟、IMF和欧洲央行)2400亿欧元的援助,作为交换条件,希腊实施了紧缩政策。希腊国内因此而实行了财政紧缩政策,不少希腊民众对这种“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而心生厌倦,这也是反对党赢得民众支持的重要原因。  在希腊总理萨马拉斯承认“战败”后,齐普拉斯发表讲话称,“希腊人民提出了强烈的诉求,要求希腊翻开新的一页。希腊已经把贫穷带来的灾难抛在后面,把长达五年时间的痛苦抛在后面。灾难性的崩盘和继续卑躬屈膝都不能被接受。我们意识到希腊人民希望我们复苏希腊经济。”  尽管Syriza不希望放弃使用欧元,但其联盟内部的左派团体希望希腊退出欧元区。  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欧洲所助理研究员贾瑞霞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希腊新总理齐普拉斯目前多次表示,希腊的欧盟和欧元区成员国资格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新政府将改变实施数年的紧缩政策,以解决高失业率问题,促进经济增长。  贾瑞霞指出,希腊目前主权债务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约177%,如果债权人不直接减免债务而采取降低利率、延长还债期限等措施,恐怕希腊还是会面临严重的债务。激进左翼联盟党主张的至少将债务减少三分之一的要求似乎太过“好高骛远”。  希腊目前的救助协议将会在2月底到期,新政府会借此时机与国际债权人谈判修改救助协议。从目前双方公开表态看,负债人和“债主”的分歧还是根本性的。贾瑞霞认为,希腊与国际债权人关于救助协议的谈判将会非常艰难,但双方不会发生冲突,也不会出现灾难。新政府将为希腊以及希腊人民的尊严而“战”;债权人也会在维护其利益的基础上尽力避免刺激希腊出现债务违约乃至引发新一轮金融危机的情况。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对本报记者表示,“希腊经济在欧元区内本身较弱,自身经济结构单一、人口老龄化等问题较多,这一系列的问题导致它要主动地去‘赚钱’、‘还款’,因此欧盟曾给过希腊援助和减记,希腊也对应地做出了一些改革,按照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央行的要求进行了紧缩。紧缩是当年欧盟对其援助所提出的捆绑条件,因为‘欠债还钱’,钱可以借给你,但你要紧缩,欧盟要保证希腊有能力偿还其债务。希腊实施‘紧缩’在经济上还是有成效的。目前对希腊来说,如果任性退出欧元区,几乎形同自杀。意味着重新使用的希腊货币德拉马克对欧元等硬通货将巨幅贬值,挤兑将难以避免;资产也会大幅度缩水,此前的债务将变成天文数字;而失去信誉便无法在国际市场上获得进一步的融资。所以,连齐普拉斯也说不会退出欧元区。对希腊而言,最优的选择是能重新谈判,延长还款期限,放松苛刻的管制,获得新的接济,尽管这也很难。”  欧盟:讨价还价需拿捏分寸  德国财政部发言人马瑞那·寇斯(Marianne Kothe)称,欧盟将讨论希腊债务展期的请求。但是在债务减记问题上,德国态度不会改变。  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在德国国家电视台ARD的讲话则更为强硬,他说:“我希望新希腊政府不要做出这个国家负担不起虚假的承诺。希腊仍然依赖于‘三驾马车’的援助计划。而只有在满足条件的情况下,援助计划才能继续。对希腊债务的减免只会提供一个短暂的喘息。最重要的是结构性改革。”  欧元集团主席Dijsselbloem则认为,目前对希腊债务问题发表任何评论都为时过早。希腊经济需要进一步改革,愿意与希腊新组建的政府谈判。  贾瑞霞表示,希腊目前的主要债权人是欧盟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债危机爆发后,欧盟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联手向希腊提供了数十亿欧元的金融救助。2014年12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暂停了对希腊救助贷款的发放,表示将在希腊议会选举结束后重启援助。  希腊新政府就任后,欧盟已表示将继续支持希腊履行改革承诺。欧盟官方指出,希腊已在经济改革道路上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经济正在重回增长轨道,就业也在不断增加。贾瑞霞表示,其实这也肯定了希腊前政府的作为并暗示新政府应遵循前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表示已做好准备继续给予希腊金融支持,期待与新政府进行讨论。  如果直接购销希腊债务会在欧洲造成什么样的问题?丁纯说:“我认为这将会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我相信希腊也不想退出欧元区,而且希腊退欧对双方来讲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对欧盟而言,如果让希腊退欧虽然短期不用担心连累其他重债国垮塌,但会使欧盟纳税人等给予希腊的2400亿欧元的援助打水漂。另外,德国也不会减记,减记意味着‘借钱不还’,如果减记了希腊还会有接二连三的国家提出如此要求,这等于开了不好的先例,也会给欧元区带来道德风险甚至垮台的风险。但德国已经做出了让步,它明白希腊目前的状况很难很快还款,延期可以但不能减记。”  对此,英国《金融时报》撰文称,直接勾销希腊债务在欧洲造成的问题将比解决的问题更多。首先,它将引发欧洲北部国家的政治反弹,这将助长极右翼和民族主义政党的势力。其次,在欧洲南部国家,极左翼和反资本主义政党将赢得民众信任,并会要求进行类似的债务勾销,以及大幅扩张社会支出,后者将会导致市场信心的崩溃。第三,在希腊违约之后,欧盟?EU?成员国将不再彼此信任,这将更难保持欧盟的团结。  “既然对双方而言,不言退和不彻底推翻前约是双方的理性公约数,剩下的则是如何在此基础上博弈和妥协。”丁纯说,从欧盟来看,希腊始终是欧元区的短板。希腊的经济结构单一,劳动生产率较低,国际收支长期逆差,失业高企,债务负担沉重,几无自我还债和康复的能力。相信希腊各方尤其是极左翼联盟也听懂了默克尔最新喊话的弦外之音,那就是希腊各党派应为希腊的未来团结起来。  希腊也需从自身找出路  贾瑞霞说:“虽然说表面上看起来双方态度都很坚定,但大多沟通都是在幕后进行,也许债权方会给出一些让步。我们也不知道各方最后会达成什么样的妥协,但是我相信,希腊还是会坚持欧盟一体化方向前行。现在全球的经济环境并不乐观,但关键就是要看各方之间怎样合作。因此,希腊新政府不能为了凸显自己鲜明的政治观点而不考虑希腊长久的利益。”  贾瑞霞建议,希腊的“病根”也要从自身上去找。希腊今天的苦果与其当年加入欧元区时在经济数据上造假不无关联。萨马拉斯政府接受欧盟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紧缩政策主张而导致人民的口袋被掏空,从而引起了社会普遍的不满,所以选民们在这次选举中没有选择萨马拉斯。但客观地来看,萨马拉斯政府在经济上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效但受制于西方的民主游戏规则而下台。如果再给萨马拉斯一些时间,或许希腊的经济会走向复苏之路。  贾瑞霞提醒到,希腊的尊严要靠实际行动去捍卫,希望希腊新政府能够履行竞选承诺,以实际行动批判并纠正“21世纪资本主义”的种种弊病。一如普通民众期待的左翼政党政府“真正实现正义和平等”,否则其将会很快被选民用脚投票而“踢”下台。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